人類其實比「迷信的鴿子」還要迷信,因為鴿子很單純,牠所能想出來的玩意就那麼幾個,「有隻鴿子習慣逆時針方向繞著籠子轉,在兩次強化(餵食)之間轉兩到三圈。另一隻鴿子重複用頭去頂籠子上方。第三隻養成一種「猛抬頭」的反應,好像要用牠的頭重複抬起一根隱形桿子。還有兩隻鳥發展出一種搖擺動作,頭向前伸,身子先急速從右轉到左,再以較慢動作轉回來。」

  人類顯然比較複雜,所能創造出來的迷信比鴿子還要繁複幾百倍,「影響交易的幾種認知偏差 」列出了幾個人類所經常出現的bias,最普遍的就是「樂透偏見」。

  所謂樂透偏見,就是人們以為透過各種的努力,包括靈感、解夢、求神、計算、占卜...可以增加中獎的機率,其實全都是徒勞無功,就好像人們以為可以透過波浪、指標、電腦系統、財務報表等等增加獲利的能力,其實真相也是,枉然!

  彩券偏見是人們為了因應缺乏控制而產生的反應。我們對於環境缺乏控制的感覺,很多人寧可欺騙自己,運用某些方法讓自己覺得擁有某種程度的控制權(實際上沒有)。事實上,我們只要對於自己的行為取得控制權,那就夠了!  

以下摘自「交易‧創造自己的聖盃」/ 凡‧沙普

樂透偏見

  當我們能夠透過某種方式操縱資料時,往往會強化信心,這種心理稱為樂透偏見(lotto bias);資料經過操縱之後,似乎變得更有意義,讓我們運用這些資料時,覺得自己對於市場可以取得更多的控制。一旦認定日線圖可以代表市場本身,那麼我們直接根據日線圖進行交易,或者會運用某些方法進一步操縱或處理日線圖,直至我們對於相關資料有信心為止,然後進行交易。進一步操縱或處理程序本身,通常都會增添我們的信心。

  讓我們藉由一個典型的例子說明這種心理:美國州政府經營的樂透彩券。購買彩券的時候,玩家可以自行挑選一組號碼(通常是6或7個號碼),所挑選的號碼如果完全正確,馬上就可以變成億萬富豪。很多人都喜歡購買彩券,即使他們知道勝算不高,理由何在?因為彩券價格(風險)很低而獎金額度很高;換言之,花小錢購買彩券,就擁有發大財的機會,這種機會雖然很渺茫,但即使不中獎,損失也不大。根據純粹的機率計算,你大概要花$1,300萬,才有贏得$100萬的機會。

  雖然「以小博大」就是一種偏見,但不是此處討論的彩券偏見。所謂的彩券偏見,是指投注者可以自行挑選號碼,這會讓人們產生一種取得控制的心裡,覺得勝算會因此提高。所以,有些人會挑選自己的生日或其他明牌,甚至採用某種神奇方式計算。舉例來說,幾年前,某個人贏得西班牙中央政府發行的彩券。他是根據他做的夢來挑選號碼,他連續7天都要到號碼7。所以,他就把7乘以7,但誤以為乘積是48,於是挑選一組包含4與8的號碼,結果中了大獎。

  除了解夢之外,有的人則求助於占卜或通靈人士。事實上,市面上販售著各種據說可以協助挑選彩券號碼的神奇玩意。有些人宣稱,他們可以根據過去開獎的號碼,推測隨後開獎的可能號碼;只要價錢合適,他們也非常願意傳授相關的推測方法。還有一些人則購買相同的開獎機器,希望如此隨機挑選的號碼,能夠剛好是州政府彩券的開獎號碼。總之,很多人願意不計代價索取這類的「明牌」。

  這一切聽起來如果有點耳熟,那一點也不奇怪;金融投機市場的情況也是如此。人們認為,只要挑對幾個號碼,就可以發大財;對於金融投機客來說,他們想要的是挑對幾支股票。他們想知道答案的最重要問題是:「現在應該買進什麼可以讓我發財的股票?」至於如何找到問題的答案,多數人希望由別人告訴他們。

  人們不計代價地想知道現在應該買進什麼。於是,他們運用電腦軟體來協助挑選股票。經紀商發現,如果他們可以幫助投資人或交易者挑選股票,然後透過電視金融頻道大肆渲染,就會有數以千計的人們登門求教。

  只要你知道如何經由公開管道推銷投資建議,所提供的建議不論準確與否,都會被推崇為金融投資專家。有很多擅長自我推銷的大師們,他們很樂意花投資快訊內告訴追隨者何時買進什麼。當然,占卜者與算命師也不會錯失這類機會。

  有些人認為,自己幹可能比較好。於是,他們運用完整的交易系統自行產生進場訊號。如此一來,交易者可以控制進場訊號,因為在進場點的位置,市場表現完全符合交易者的預期。所以,你覺得可以掌握某種程度的控制-- 不只是進場點而已,甚至還包括整個市場。不幸地,一旦實際進場之後,市場就會做它想做的任何事,你再也沒有任何控制權(除了部位的出場點)。

  關於人們對於交易系統的想法,我總覺得很訝異。舉例來說,幾年前,有位澳洲人來找我。他談論著美國各地交易好手使用的系統。某天晚上,他又開始談論交易系統,尤其是各種系統的真正特色。他有些不錯的點子。可是,對於他所談論的每種交易系統,重點完全擺在進場方法。事實上,不論哪種交易系統,他所談論的都只是進場方法。我對他說,他的方向雖然不錯,但如果他花相同的時間來研究出場方法與部位規模控制,那才會擁有真正的好系統。

  很多人認為,交易系統的最重要功能,就是提供能夠讓他們賺錢的進場訊號。本書讀者稍後將發現,專業交易系統起碼要考慮10項重要構成部分,而進場訊號只是其中最不重要的。雖說如此,多數人仍然只想知道進場點。

  我曾經出席1995年在馬來西亞舉辦的一場國際性期貨與股票技術分析討論會。來自美國的演講者大約有15位,聽眾會針對我們的演講內容做評分。評分最高者,都是一些討論進場訊號的演講、有位演講者談論交易系統的各種構成部分,雖然這方面的資訊非常珍貴,但聽眾給他的評分很低。

  我參加一場評分很高的演講。主講者是一位很傑出的交易者,其1994年的帳戶獲利高達76%,最大連續虧損只有10%。可是,他的整場演講,基本士都在談論如何判斷趨勢變動的訊號,大約提到6~8個這類的系統,而只有花聽眾提問題的時候,才稍微談及出場與資金管理的概念。事後,我向他請教,他是否完全採納這些交易系統。他回答,「當然不!我只採用一種順勢系統。可是,既然大家都喜歡聽,那我就投其所好。」

  關於這個話題,我的一位客戶發表下列感想:「我覺得,彩券偏見是人們為了因應缺乏控制而產生的反應。我們對於環境缺乏控制的感覺,很多人寧可欺騙自己,運用某些方法讓自己覺得擁有某種程度的控制權(實際上沒有)。事實上,我們只要對於自己的行為取得控制權,那就夠了!」

  這種偏見的影響深遠,使得人們經常不能得到在金融交易市場上致勝的資訊;他們只得到他們想聽的。真正的暢銷者,其產品通常是人們「想」要-- 而不是「需」-- 的東西。關於這個法則,本書或許算得上是例外;但願將來還能看到很多這類的例外。

全站熱搜

jesse06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