測不準原理

  不管是用「總經面」「宏觀面」「技術面」來做預測,都叫做預測。

  有一本書有一章教人怎樣做預測,並認為只要經過訓練,預測甚至有80%的準確率。如下:

  所以,我們要不要致力於加強自己的預測能力?

  蘇黎世投機金律第四條:「不要相信預測,尤其不要相信預言;市場有自己的走法。人類的行為根本就是難以預測的,請勿相信所謂的未卜先知。

  第八條:「投資人不可受困於神鬼玄秘,明牌可能變成冥牌。神秘主義當道,投資人完蛋。在上帝創造世界的計劃中,並不一定包括使你發財的一部份。占星術要真的靈光的話,那些靠占星術維生的占星師早就大發了。不要過度的執迷或迷信,迷信綁住你的手腳。面對困難要坦然處之,設法排除困難,這樣也能享受到一些樂趣的。

  凡‧沙普說:「避免在市場中做預測,不是因為你無法預測正確,雖然的確如此,而是因為賺錢跟預測一點關係也沒有。

預測投機家

  科斯托蘭尼說:「『投機家』是有遠見的戰略家,能準確的預測經濟、政治和社會的發展趨勢,並從中獲利。」大體上,一般喜歡預測的人士都可以歸類為「投機家」,他們當然都以為自己的眼光遠大,識見非凡,豈能與凡夫俗子相提並論。

  可惜的是,科老也這們說:「成功的投機家在一百次交易中,獲利五十一次,虧損四十九次,他就靠這差數為生。」一個成功的投機家猶且只能在一百次中獲利五十一次,就更別提大部分的凡夫俗子了。

  如果你是創業,投資房地產等等,因為投入的金額龐大,耗時甚久,你重新再來的機會不多,此時成敗的因素可能真的取決於投資時的眼光,需要一點運氣也在所難免。然而,如果有一種東西,風險可以分散,機會不斷都有,那麼可能就不一定要使用預測來決勝負了。

  「附錄一、不堪回首...CNN評今年5大看走眼投資 巴菲特葛洛斯上榜」指出即使是巴菲特、葛落斯等國際大師,也經常會看走眼,另外一個明顯的例子是巴菲特投資比亞笛慘賠,更說明了眼光的不可靠性。

  「附錄二、歐洲股神認錯"看走眼" 依然看好中國股市」,中國股市可能近幾年來投資人心中的痛,在美股、歐股幾乎創金融海嘯以來的高點之際,大陸股市卻頻頻破底,讓笑傲股市幾十年的基金之神安東尼‧波特退休前的最後一役慘遭「滑鐵盧」。

  「附錄三、川普勝選讓巨鱷也吃癟 索羅斯傳大虧318億」,有「金融巨鱷」之稱的索羅斯(George Soros),也是「讓英國央行破產的男人」,向來只有他狙擊別人的份,鮮少有被人狙擊的機會,但川普意外贏得美國總統大選,美股不跌反漲,傳讓索羅斯吃癟,大虧近10億美元(約318億台幣),讓人懷疑已高齡86歲的索羅斯是不是「寶刀已老」。

  「附錄四、長期預測 總是鬧笑話 Fed就是最好例子」自 2007 到 2009 年的大衰退結束以來,Fed 對經濟與通貨膨脹走勢的預測,便連連犯錯。如果連這多經濟專家的智慧都難以預測未來經濟走勢,你認為你的機會有多少?

  以上旨在說明預測成功之不容易性。

不靠預測的投資法

黑天鵝釣魚客

  有一本書叫做「我們釣魚去」大意就是說,只要做好資產配置,就可以別管股市的漲漲跌跌,穩定獲利。這一類人可歸類為「黑天鵝派」或「混沌派」,也就是說,他們認為股市是一種「隨機漫步」無可預測與著力。

  「億萬富翁的投資賺錢智慧」的作者:博多‧雪佛之「成功投資十大守則」認為:

  「守則十:正確的資產配置,比選擇投資標的還重要

  投資學者布林森(Brinson)、辛格(Singer)和畢包爾(Beebower)的一份著名研究報告顯示,資產配置對投資組合獲利率的影響程度高達九一.五% (亦即,你是否深入了解甚麼才是正確的產業與區域投資標的,並把資金投入正確的地方)。而選擇金融產品對獲利率的影響只有四.六%,介入市場的時機則只有一.七%,其他因素的影響力只剩下二.二%。  選擇正確的市場與產業,比在該市場中選擇正確的投資標的更重要,所以守則十就是守則九的補充。你如何確定自己選擇的就是正確的市場呢?答案是:無法預知,沒有人能百分之百確定。不過我們可以把資金分散在不同的市場,提高獲利機會,也許你就是下個十年的贏家。

  如果你能遵守這些規則,必定能在基金方面長期獲利,也許年平均獲利率會高於一二%。

  以上不失為「以時間賺錢」的良策。問題在,如果你不甘於「年平均獲利率一二%」呢?

專業交易者

  如果你想要在短時間內獲得高報酬,成為一個專業的交易者是一條路。專業的交易者反而會避免自己預測股市。「想法對了,錢就進來了」作者 凡‧沙普這樣認為:

  「大部分人都很重視市場預測。他們認為,需要做對70%或者更多。才能通過市場給他們的考驗。他們也相信,95%的時候做對,也許才能拿到A的成績。他們想要預測市場,是源於希望做對的渴望。人們相信,除非能夠預測市場就要怎麼走,否則他們不可能做對。

  我們的最佳客戶當中,有些交易人持續不斷每年獲利50%或更多,同時很少月份賠錢。沒錯,他們必須擅長預測市場,才有那種成續。我最近發出請求,麻煩他們做預測,一些成續比較好的交易人這麼答覆我:

  A交易人:我不預測市場,我認為那是危險的做法。

  B交易人:這些只是一些情境而已。市場會做市場該做的事。

  我對這些交易人的特定意見不感興趣,只對他們的一致看法有興趣。如果他們對市場將怎麼走沒有意見,那要如何賺錢?這裡面有五個極為重要的成分:

  l.他們遵循系統產生的訊號。

  2.當市場證明他們做錯,他們就出場。

  3.他們放手讓獲利盡可能愈滾愈大,這表示他們有很高的正期望值系統。

  4.他們有足夠的機會,有比較高的機率實現任何一個月的正期望值,某個月賠錢的機率則少之又少。

  5.他們相當了解部位規模設定,一旦做錯,還能繼續玩下去;一旦做對,則大賺一筆。

  大部分交易人,包括大部分專業人士,不了解這些要點。因此,他們很重視預測。華爾街上的一般分析師通常靠分析企業而賺進高達六位數的收入,可是依我的看法,這些人很少能靠交易他們分析的公司賺錢。不過,人們還是相信,分析師既然能夠告訴你市場基本面,也一定能用那些資訊賺錢。

  也有人認為基本面分析不管用,於是在電腦或者走勢圖上畫線,從技術面分析市場。這些人相信。只要畫足夠的線、解讀足夠的型態,就能預測市場。這一招同樣行不通。相反地,迅速認賠出場、放手讓利潤盡可能滾大,以及管理風險,力求繼續存活,才是真能賺到錢的方法。當你終於打從內心深處了解這點,就掌握了交易成功的關鍵祕密之一。

鯊魚投資客

以下摘自「鯊魚投資術:散戶以小博大的獲利關鍵」第三章 / 作者:詹姆士.迪波磊

特質二 鯊魚把握良機且反應靈敏

  鯊魚投資客專注於前方,只要看見喜歡的獵物,他們勇於追求;一旦發現苗頭不對,立刻掉頭就走。當機會來臨時,鯊魚投資客緊緊抓住機會;當危機逼近時,他們迅速做出回應。他們鍥而不捨地尋找投資機會,並積極展開追求。

  華爾街大鯨魚則是傾向觀望。因為鯨魚體積龐大、行動緩慢,又不能迅速移動,因此他們通常傾向提早就定位,然後期待最後情勢會朝他們想要的結果發展。鯊魚投資客深知,最佳的獲利投資機會並非來自對股市反轉或情勢變化的預期,而是積極掌握興起中的投資主流。

  大部分傳統的股市投資人認為,戰勝股市的祕訣在於能否準確預測未來走勢。當你壓對寶的時候,雖然這個方式絕對可以讓你的投資賺到一些獲利,但是卻不可能達到系統化和規律化的效果。

  預測股市走勢是不精密的科學。沒有人(真的是一個都沒有)得以連續多年每次都看得準。確實有些股市權威因為預測股市重挫而聲名大噪,然而從來沒有人能夠準確預測股市走勢超過一次。多數「專家」過去被吹捧為偉大的預言家,今天看來只是一個笑話。很多人憑著運氣好,偶爾看對股市風向,但是沒有人能夠長期持續性地看對。

  散戶投資人不應浪費時間玩預測遊戲。當苗頭真的不對時,還是走為上策,遠遠勝過把自己預測未來走勢的能力當作賭注。如果連最身經百戰的股市專家都無法預測股市未來的反轉和變化,試問單槍匹馬的散戶又怎麼可能做得到呢?

  鯊魚投資客會回應股市的變動。當某種市場氣氛已經反應在股市的波動時,就是採取行動的好時機。當你預期下個禮拜可能發生大事,今天行動是沒有意義的。等到該事件真的出現,鯊魚投資客的短小精悍和敏捷身段,將足以搶占初期的獲利先機。

  股票市場有個不變的定律,便是它會經歷景氣的強弱循環。很多人試圖藉由預測景氣循環的出現時機賺錢。如果你預測股市即將回檔,最後你一定會猜對,但是這根本不算什麼了不起的預測,除非有人能把時間點準確地指出來。或許有更多資金浪費在等待預測成真的時間,這個我們無從得知,總之鯊魚不玩這種遊戲,他們只專注於眼前的獵物,並隨著情勢改變而迅速反應。

  鯊魚投資客深諳此箇中道理:偶然猜對股市走向能讓你成為媒體寵兒,但唯有迅速反應情勢變化才會讓你致富

結論

  在股市獲利的關鍵不在於選時或選股等預測之能力,因為那些連大投資家如索羅斯等都無法做到,關鍵應在於「資金控管」、「賺大賠小」與「迅速反應情勢變化」之能力。

附錄

附錄一、不堪回首...CNN評今年5大看走眼投資 巴菲特葛洛斯上榜

URL: https://news.cnyes.com/news/id/2428252

鉅亨網 2011-12-28 21:35

  今年無疑是金融市場異常震盪的一年。而有些受到高度重視的知名投資人,則因大膽下注而損失慘重,成為今年投資市場最響亮的看走眼例子。

  今年美股道瓊工業指數單日波動超越 200 點的天數,多達 16 天;但最後還能在年底總結上揚 6%。美國公債價格則一路走揚,反觀金融類股卻慘跌。

  這樣劇烈動盪,似乎正演變為新常態。面對市場日復一日的無理性,要賭錯並不難。在一片跌破眼鏡聲中,《CNNMoney》選出今年 5 大最差投資案例,主要針對特定知名投資人或多數專家喊進某標的,結果卻慘輸的例子。

巴菲特

  今年對所有銀行來說,都是相當艱難的一年;但美銀 卻是許多投資人認為最可能需要救命金援的一家。幸虧「股神」巴菲特這時入股。

  然而,巴菲特投資美銀的 50 億美元,到目前為止仍大虧。自從今年 8 月 25 日宣布入股消息後,至今美銀股價已嚴重縮水 21%,更別提一開始還出現跳漲 9% 的「巴菲特行情」。

  如今美銀股價跌到 5 塊半美元價位,距離巴菲特最多能買進 7 億股的選擇權價位 7.14 美元,還差一大截。就算計入美銀 6% 的股息殖利率,股神投資公司波克夏哈薩威 (Berkshire Hathaway)(BRK.) 每年進帳也只有 3 億美元,這筆投資仍處虧損狀態。

  當然,巴菲特並非只炒短線,時間久了或許就對他有利。一如在 2008 年金融危機高峰時,他買進了 50 億美元的高盛 (Goldman Sachs) 股票。這筆救命金,讓高盛能在今年 3 月從巴菲特手上買回持股;如今買價已上漲 13%,巴菲特現賺 6.49 億美元。

鮑爾森

  曾作出「史上最佳交易」的鮑爾森,今年或許碰上業障。當年盛名,來自他在 2007 年賭對即將爆發的房市次貸危機;如今其基金公司 Paulson & Co. 光環不再,連投資黃金也敗北。

  雖然今年市場罕見多變,但鮑爾森的客戶卻比其他大部分人受害更深。截至上個月,他的首選基金虧損了 46%,逼得鮑爾森在第 3 季投資人報告中,明白跟客戶道歉,承認這是公司成立 17 年來表現最差的一年。

  鮑爾森今年摔一大跤,歸咎於下列投資失利:第一,和巴菲特一樣看走眼,買進美銀股票,至今虧損 60%;第二,買進花旗 (Citigroup) 股票,至今虧損 43%;第三,買進中國嘉漢林業 (Sino-Forest)(TRE-CA) 股票,不幸該公司被踢爆涉及詐欺,雖然鮑爾森趕緊在 6 月中出清持股,但已經大虧了 7.2 億美元。

葛洛斯

  身為全球最大債券基金公司操盤手,葛洛斯今年竟在債市摔了大跟斗。他年初告訴投資人,美國財政困境將導致市場人士逃離美國公債。結果眾人為了安度全球市場風暴,大買美債避險,激勵 10 年期公債價格勁揚,殖利率挫至歷史新低。(接下頁)

  宛如鮑爾森難兄難弟般,葛洛斯 8 月在接受《華爾街日報》訪問時,承認自己投資錯誤,表示因看空美債決定而「輾轉難眠」。但投資人似乎沒同情他,今年Pimco 面臨的贖回金額即將高達 170 億美元。

  這也難怪。長期以來績效模範生的 Pimco 完全報酬基金 (Total Return Fund),今年表現遜於許多對手,包括宿敵貝萊德 (BlackRock)。貝萊德執行長 Larry Fink 明白表示,他們公司今年淨買美債,也因此豐收。

Corzine

  已宣告倒閉的全球最大期貨經紀商 MF Global,前執行長 Corzine 斥資 62 億美元買進歐洲公債,結果幾可稱為史上最差投資。不僅因為投資人擔憂這些曝險,而大舉撤資,加快 MF Global 倒閉過程;不知情的投資人還因資金遭不當挪用,12 億美元血汗錢付諸流水。

  更令投資人氣憤的是,Corzine 本月中在美國國會參眾兩院聽證會上,還聲稱他不太記得公司倒閉前到底出了什麼狀況,也不知道客戶資金跑哪去了。

 

華爾街

  今年 10 月初已有謠言傳出,美國航空 可能很快會聲請破產,但當時每家華爾街投行依舊將該股評為「買進」或「持平」。就連該股價格已自年初的 9 美元左右,重挫至上個月 29 日正式聲請破產前的 2 美元水準,眾家分析師依舊無警覺。

  舉個例子。摩根士丹利 (Morgan Stanley) 在美航破產前幾天,發佈報告估股價有 6 美元水準。巴克萊 (Barclays) 和德銀 (Deutsche Bank) 當時也依舊給該股「買進」評等。結果在聲請破產當日,美航股價暴跌 84%,收盤只剩 26 美分。

  如果投資人當時聽信這些華爾街大戶建議,下場可以想見。

附錄二、歐洲股神認錯"看走眼" 依然看好中國股市

URL: http://news.sohu.com/20120119/n332665122.shtml

2012-01-19

  星島環球網消息:據華爾街日報報道,富達國際投資基金經理波頓(Anthony Bolton)在香港的業績雖然不佳,但他依然看好中國。

  中新網報道,波頓認為,歐元區的問題不斷惡化將意味著更多的西方投資者會將錢投到新興市場。就市場估值和情緒而言,去年中國股市大潰敗是最極端的情況之一。隨著中國中產階級的壯大,他依然看好消費類股及服務類股。就自己在中小型股上的敞口和槓桿率而言,波頓說,他不會做出任何改變。

  2010年,這位自負的基金經理高調搬到香港,掌管富達旗下中國特殊情況基金,但他一直未能再現在英國近30年的輝煌業績。

  他曾預測2011年亞洲市場將更多地與發達市場脫鉤,但顯然,去年亞洲市場實際上卻是全線下跌。2011年,他管理中國特殊情況基金跌了逾三分之一,不過2012年以來已經回升了2.7%。

  波頓周三表示,目前為止我一直錯了。去年香港市場的走勢,特別是去年9月的走勢算得上是我投資生涯中見過的最糟糕、最動蕩的。

  中國特殊情況基金業績不佳的原因之一是,在中國中小型股上的敞口過高。他在這些公司中看到了機會,因為相對來說分析師對這些公司關注不足,但他承認在市場低迷時期這類股票常常遭拋售。此外,該基金的槓桿率為20%,這也加重了波頓的損失。

  「投資人只需要認知與改變,不需要預測,簡而言之,當眼明手快的跟屁蟲即可。當然,笨手笨腳的跟屁蟲還是不行的。」(在Plurk上分享時突然心血來潮有這麼一段)

  所謂預測,指對不確定的未來給予一個明確的答案並作為當前行動的準則。以此而論,人類的所有行動幾乎都是一種預測。但還是有程度上的差別。最厲害的預測者,謂之「先知」,乃對於完全無知的事物所作的研判。比如說,預告某年某月某日地球將會毀滅等等,通常「先知」是一種上帝的恩典,一般人是不可能擁有這種能力的。比較正常的預測,則是以機率替代必然,以無常多變替代確定不變。

  所以我認為「不要預測」不合乎實際,因為人類隨時都在作預測的事,故以下所說的「不要預測」應該是指「不要當先知」。

  在金融大海嘯股市崩跌到3955的那一年,我有幸碰到了一個親身經歷的「先知」事件,當股市跌到4500點以下,我認為應該已經可以進場了,有一位朋友卻冷冷的說,「依據我的波浪計算,至少會跌到3500點,到時候再進場。」當股市漲到6000點,我再問那位朋友「你逃過了股災,現在應該已經大賺一把了吧?」朋友冷冷的說「還早!我還在等3500」。這種情景,是不是很熟悉呢?

附錄三、川普勝選讓巨鱷也吃癟 索羅斯傳大虧318億

URL: https://news.cnyes.com/news/id/3684628

2017年01月13日00:01

  
  有「金融巨鱷」之稱的索羅斯(George Soros),也是「讓英國央行破產的男人」,向來只有他狙擊別人的份,鮮少有被人狙擊的機會,但川普意外贏得美國總統大選,美股不跌反漲,傳讓索羅斯吃癟,大虧近10億美元(約318億台幣),讓人懷疑已高齡86歲的索羅斯是不是「寶刀已老」。

  索羅斯去年又回鍋替管理300億美元家族資產的索羅斯基金管理公司操盤,看好經濟步入困境的獲利機會。消息人士對《華爾街日報》透露,索羅斯去年底開始對市場示警,並在川普出線參選後更加看空。

  然而這樣的看法證明是錯的,索羅斯據此建立的投資部位也因而虧損,消息人士爆料這讓索羅斯損失直逼10億美元。去年底他被迫調整倉位,將許多空單平倉,以免損失進一步擴大。

  好在索羅斯整體投資組合仍然穩健,長期投資領域包括金融與工業,無論選前、選後都帶來獲利,使得索羅斯基金管理公司去年全年尚能維持5%收益率。

  消息人士指出,索羅斯基金管理公司投資長目前仍然出缺,董事長索羅斯只好負責一部分操盤工作,但他的投資部位波動十分劇烈,令人膽戰心驚。公司目前已面試找到幾位候選人,待新投資長上任,索羅斯可能再度淡出操盤工作。

  曾與索羅斯並肩作戰,合力狙擊英鎊的德魯肯米勒(Stanley Druckenmiller)則眼光精準,選前已預言川普勝選美股先跌後漲,傳實際據此操作也取得可觀獲利,2016年他旗下Duquesne Family Office收益率超過10%,贏過老長官索羅斯。

  《華爾街日報》指出,2人的案例凸顯市場老手要在這次美國大選中立於不敗之地相當不容易。選前專家普遍預測美股會大跌,怎料道瓊卻漲了9.3%。德魯肯米勒熱中政治,這次大選捐給共和黨籍約350萬美元(1.11億元台幣),索羅斯則捐給民主黨超過2000萬美元(6.36億元台幣)。(財經中心/綜合外電報導)

附錄四、長期預測 總是鬧笑話 Fed就是最好例子

URL: https://news.cnyes.com/news/id/4342885?utm_campaign=4342885&utm_medium=android&utm_source=App

預測未來,艱難無比。看看聯準會 (Fed),就是最典型的例子。他們預測通貨膨脹或主要利率,總是犯錯。

僅僅七個月前,央行官員還預期 2019 年,Fed 將二次升息,2020 年將再升息一次。聯邦基金利率最終將來到約 3.1%。

到了 3 月,Fed 排除了於 2019 年升息的可能性,聯邦基金利率將守在約 2.4% 水準。現在,Fed 又預期明年將會降息一次,也可能還會大幅提前。

Fed 不斷改口,反應出經濟成長緩慢,且再度缺少通貨膨脹。

Fed 原先相信今年通貨膨脹仍將接近 2% 目標。然而,通貨膨脹却大幅下降,Fed 不得不將 2019 年的通貨膨脹預測由 1.8% 調降到了 1.5%。

自 2007 到 2009 年的大衰退結束以來,Fed 對經濟與通貨膨脹走勢的預測,便連連犯錯。

許多消費者與企業的貸款,都會參考聯邦基金利率的變化。現在就看看 Fed 對聯邦基金利率的預估情況。

2012 年,Fed 開始提供對聯邦基金利率較長期的預測,由 4.25% 開始。這項預測隨後逐漸降低,週三,Fed 將聯邦基金利率目標由 2.8% 調降到了 2.5% 新低點。

短期而言,這項改變或許影響不大。然而,如果 Fed 預測正確,其控制經濟的一項主要工具,在短期內,不太可能大幅高於 2.5%。

十年前,華爾街沒有人會相信聯邦基金利率的高點會低於 3%。自 1980 年代初期以來,該利率一直都高於 3%,且大幅高出 3%。

這意味什麼?Fed 偏低的預測顯示,低通貨膨脹的時代,不會很快結束。更讓人擔憂的是,美國經濟平均成長率已不太可能再回復到一年 3% 的歷史性標準。

另一點讓人擔憂的是,利率如此之低,Fed 在對抗下一波經濟衰退時,子彈恐已無多。除非祭出非比尋常又具有爭議性的措施,如上次衰退使用過的量化寬鬆 (QE)。

 

    全站熱搜

    tai-miao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