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具備下面兩項中的一種 (有時是兩者兼具)就能成為卓越的投資人:流程與機運。可惜的是,我們無法從機運學到什麼,因為它沒有預測力,但流程是我們應該研究與學習的。想成為卓越的投資人,就需要成功的流程與堅守流程的能力(或思維)。

  然而,關於「成功的流程」可能並非「知易行難」,行難知亦不易也!隨機致富的「見證真理」多如過江之鯽,令人眼花撩亂,但可有一個基本原則:凡是無法加以複製學習的就不是值得模仿的「成功流程」。「...投資就像賭博一樣,永遠都和機運有關,雖然我們習慣根據結果判斷我們與他人的決策,但那樣做很危險。機運可能給我們錯誤的啟示...

以下摘自「積極型價值投資法:超越市場漲跌的贏家法則

流程與紀律的重要

  積極的投資人一生中會做上百或上千個投資決策,並非所有決策都會得到好的結果,有些會讓我們虧損,有些幫我們獲利。我們通常比較注意決策的結果,而非流程。

  就行為層面來說,這是合理的。結果對我們來說是二元的:好或壞,可以一目了然。但流程就比較複雜了,往往隱藏在背後。

  具備下面兩項中的一種 (有時是兩者兼具)就能成為卓越的投資人:流程與機運。可惜的是,我們無法從機運學到什麼,因為它沒有預測力,但流程是我們應該研究與學習的。想成為卓越的投資人,就需要成功的流程與堅守流程的能力(或思維)。

  幾年前我出差峙,剛好有些空檔,我到賭場玩21點。我知道機率對我不利,所以我設40美元的停損點。我覺得享受幾小時的娛樂,又有賭場提供免費的飲料,很值得花這筆錢。我不太賭博 (因為我向來贏得不多),不過出差前我在書店的折價書堆裡買了一本談21點的書,腦子裡還清楚記得書中提到的注意事項,我覺得只要我牌打得正確,就可以把莊家的優勢從2%或3%降到0.5%。

  我想以四十元獲得最多的報酬,所以找了一張最低賭資要求最小的賭桌。我的想法是,我賭得金額愈少,莊家就需要花更多的時間才能贏走我的錢。

  我選的那張賭桌有個醉鬼,他告訴我好幾次地今天走運了(他的手中握了一疊百元大鈔),他正處於贏勢。我照著規炬玩,不過那不重要,我賭運不佳,所以四十元的賭資逐漸減少。

  這時,那個醉鬼一再出錯,他手中已握有18點,莊家秀出6點時,他還要求發牌,按著他抽到3點,湊成2I點。莊家則是抽到10點,之後又抽到2點 (再加上前面已經秀出的6點),共18點。醉漢幾乎不管牌是多少,他只想說:「發牌給我。」

  我做的每個「正確」決策都變成輸錢的賭注,他做的每個「錯誤」決策卻都為他贏錢。他的賭資愈來愈多,我的則是愈來愈少。他的大聲嚷嚷和持續贏錢吸引了好幾個人圍觀,有些人還說:「這傢伙真不賴。」沒人注意我,因為我聲音不大又是輸家。

  這個醉鬼玩牌峙毫無規則可循,他就只是醉醺醺地押統計上不大可能贏的賭注,卻贏錢了(至少贏了一陣子)。我懂統計,每次下注都盡量增加自己的贏面 (或是說減少自己的輸面,畢竟機率對我不利),但我就是一直輸錢。

  幾個小時後,喝了更多免費的酒,這位醉鬼隨著每次贏錢愈賭愈大,大數法則開始在他身上發威了。他開始輸錢,把工作兩週賺的血汗錢全都送給賭場了。

  一度我輸得只剩幾塊錢,但後來我的運氣好轉,把大部份的錢都贏回來了,最後我只賠10美元。這次賭得很成功,我喝了幾杯啤酒,花了幾小時賭博,也獲得寶貴的賭博/投資啟示。

  這個故事的啟示是什麼?我們應該多花點時間在流程上,而不是在結果上。若不是因為牽涉到機運,每個決定的對錯全看結果而定。如果是那樣,最終的結果就會變成判斷流程的依據。但投資就像賭博一樣,永遠都和機運有關,雖然我們習慣根據結果判斷我們與他人的決策,但那樣做很危險。機運可能給我們錯誤的啟示。

  我們應該要了解 「紀律」這個字的雙重定義 (至少要了解它用在投資上的定義):

  第一,一套準則、系統化的方法

  第二,落實準則所獲得的掌控。

  第一個定義可以和 「流程」(一套準則)互換使用,第二個定義則是指擁有掌控權,堅守流程。為了避免和「嚴謹紀律」之類的句子混淆不清,我以 「流程」代表紀律的第一種定義,第二種定義才稱為 「紀律」。

  在前面幾章中,我們討論股票分析的流程,後續幾章的重點則是放在策略的執行,亦即買賣的流程上。我認為投資的流程愈不含糊,就愈有可能力行遵守。那位醉鬼並沒有流程,光是叫「發牌給我」稱不上什麼流程。他沒有流程可以遵守,唯一有規則可循的是他每小時叫兩杯免費的啤酒。即使當天他贏了,長期而言,除非機運之神想玩無情的遊戲,否則他玩十幾個小時也沒機會縮小虧損,因為他既沒流程也沒紀律。

全站熱搜

jesse06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