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一本書叫「秘密」,宣稱根據宇宙的吸引力法則,心想事成,這就是大部分成功者的秘密。

  據說最近有兩位得樂透的人宣稱是看了「秘密」這本書,心想事成,馬上就中了樂透。當然這種鬼話你要相信是你的自由。

  但是我倒是相信另外一種「秘密」,如果你像愛迪生一樣,不但有強烈的意念,而且失敗無數次,比如一萬次以後,你就真的非常有可能成功,但也不是一定成功,比如說你最後終於知道自己不是當總統的料,而且越早放棄會越好。

  但無論如何,就如「秘密」一書所揭示的道理,正面思考是好的開端,雖然其效果有點被宗教式的誇張。要想發明一種可以讓你晉升到「財務自由」的交易系統,首先你要去除你的「行不通」心態。  

以下摘自「想法對了,錢就進來了」/ 凡‧沙普

「行不通 」心態

  執行市場研究時,最缺乏建設性的事情之一,是說「行不通」。我常交代客戶做一些研究,告訴他們,有個很優秀的領域,值得去研究一下。也許四個月後再看到他們,卻發現他們做的是完全不一樣的東西。當我問起要他們做的研究,答覆通常是「行不通」。

  那個答覆,把具有建設性的研究完全關在門外,好像這個領域根本欠缺潛力似的。遠比這個要好的答覆是:「因為,….,所以行不通。」這種答覆,說明了為什麼行不通,甚至可能點出可行的替代性做法。

  來舉幾個例子,說明這種心態如何被人用來封閉很有建設性的研究領域。

  我有位客戶,提出了我認為很具建設性的獲利出場方法。出場點先是設得很寬的停損點,而且只要市場的走勢很強,停損點繼續放在很寬的位置。但當市場開始走平或者當漲勢開始減緩,停損點會緊縮許多。

  淨結果是:很少吐回太多獲利。這聽起來不是很優秀嗎?我想是的,尤其是因為如果市場又開始動起來,他的系統總會發出再進場的訊號。不過,大約九個月後,這位交易人發生賠損。我問他的停損點表現如何,他說,已經捨棄不用。我間為什麼,他的答覆是:「當我加進部位規模設定,它就不管用了。」他沒解釋為什麼,而如果解釋的話,也許可以找出替代方案。相反地,他只說「行不通」,然後就把它丟到腦後。

  我曾和另一名客戶共同發展優良的系統。我們討論了高R倍數交易法。他告訴我,他有個型態,可用在我所說的情境中。他是這麼想的:這個型態對他發出訊號,產生的利潤約為所冒風險約五倍。此外,他認為,這個訊號產生利潤的機會約為40到50%。我覺得這個訊號聽起來很優秀,建議一段時間內,只聽這個訊號行事。

  此外,他說要研究這個訊號的確切參數,然後每天傳電子郵件給我。結果呢?他不但不曾依照這樣的訊號行事,還停止寄電子郵件給我,理由是這個訊號行不通。我請他把資料寄給我,告訴我為什麼行不通。他答說,得找時間整理一下,但先別吵他。「畢竟,」他說,「我已經告訴你,它行不通。」本來可能是一個很優秀的想法,再次被「行不通」三個字給毀了。

  這只是我能想到的幾十個例子裡面的兩個,而它們每一個都說明一個要點:你思考一件事情的方式,可以完全改變你和某個想法的關係。據說愛迪生失敗了一萬次,才發明能發亮的燈泡。他可以在任何一次失敗後說「行不通」,但那幾個字阻止不了他。相反地。他會研究為什麼原來的方法行不通,並且利用那方面的資訊,尋找另一個好點子。他絕對不會說「行不通!」而永遠放棄某個點子。

知道何時行不通

  當你有某個系統或構想,你必須知道它什麼時候真的行不通。這是你認為某個好想法行不通,所以放棄它的合理延伸。當你對某樣東西研究得相當深入,知道(1)你沒得到想要的績效,以及(2)你沒得到那個績效的原因,那麼你已經往知道某樣東西行不通,跨出重要的一步。一般來說,知道為什麼某樣東西行不通。可以給你重要的知識,曉得接下來要追求什麼。

  拿最大不利變動幅度(maximum adverse excursion,簡稱MAE)這個觀念來說。這個觀念是指賠錢的交易沒有對我們太過不利。於是你想要限制停損點,但當你試著將它用到你的交易,你可能遭遇一些間題。獲利的確增加一些,但和加進MAE的複雜性相比,對你來說也許沒那麼顯著。MAE行不通,是因為(1)有些賠錢的交易在MAE出場,其實如果用更大的停損點。給它更大的空間,它們認賠出場的虧損本來可低很多,以及(2)有些R倍數大的賺錢交易被砍掉,結果發生虧損。由於不允許再進場,那些賺大錢的交易不曾實現。這兩個理由抵消了那些賺錢交易提高潛在R倍數的效果。你可能接受這個概念,並且知道你要它做什麼。如果它行不通,你會知道原因為何。這很好。

  不過,你也能借用「失敗」的理由,做為下一個研究構想的合理踏腳石。比方說,我注意到,在大R倍數被砍掉的少數例子中,再進場訊號十之八九總會抓住它們。當你執行交易研究,並且確定為什麼某樣事情行不通,總是會得到一個理由。那個理由可能指向一些領域,你在那裡可以得到獲利高出許多的結果。

 

全站熱搜

jesse06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