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告贊助

  有一種基本面投資的說法,認為「潛力股是耐心換來的時間報酬」,所以當「好股票遇到了倒楣事」,那是天上掉下來的禮物,我們必須把握機會,趕緊逢低買進,然後緊緊抱牢,直到股價發酵被認同的一天到來。這個當然有許多成功的例子,比如說最近大漲的弘塑、潤康、合一等等,所以許多人深信不疑。但其實這也只不過「存活偏誤」的一種現象。

  什麼叫「存活偏誤」,就是隨機致富,你祖上有德,八字夠硬,如此而已。以上的耐心,有大部分的下場如下圖所示,我們以益航與朋程這兩檔股票來說明,當然其他類似股票你也可以信手可得,如中鋼、大成、融程電、系微、順達、台橡、力成、研勤、新普、健鼎、威達電、國統....罄竹難書。

1020303-1.gif 

1020303-2.gif

1020303-3.gif

1020303-4.gif

1020303-5.gif

 

 

  林媽媽決定林書毫不能只打籃球,必須同時好好讀書。因為她很了解什麼叫做「存活偏誤」。許多想要破釜沉舟,孤注一擲的創業冒險家,也應該認識一下什麼叫做「存活偏誤」。

  存活偏誤,survivorship bias,指「人們只見存活者,不見淘汰者的偏見,使我們高估成功機率。它造成很多人犧牲一切,追逐希望渺茫的目標。

  我認為另一種解釋是,某些投資成功的神奇方法,其實只是運氣,比如說「隨便買不要賣」「向下攤平」「集中重押」等等,存活偏誤使我們誤以為那些是正確的方法,當我們效法時卻通常是百分之九十九沒有存活下來的那一群。

以下摘自「蜥蜴腦投資術 / Terry Burnharm」

  「技術好不如運氣好」,道盡許多人對於績效的感覺,這個看法也暗示著實際贏比應該贏重要。談到美國股票自1802年以來的表現,它們的確是贏家。不過,判斷今天要在美國股票上投資多少,必須試著分辨美國股票過去的成功是靠運氣,還是技能。如果美國股票的優異表現確實是憑本事,而非全靠運氣,那麼它們現在有可能仍是好投資。

  如同許多金融領域,要判斷美國股票究竟是運氣好或本領強,必須正視人性的一個缺點:我們過於信賴實際結果的傾向。這個毛病有個特點叫做「存活偏誤」(survivorship bias),紀錄片《籃球夢》(Hoop Dreams)是個見證,讓片記錄兩位年輕籃球好手追求職籃夢的心路歷程。

  這部片(及其他很多影片)的寓意是,兩個年輕人基於對NBA過度樂觀的期待而做出人生決定,將生命奉獻給籃球,以為可以名利雙收。造成他們過度樂觀的原因之一是,人們只看到那些角逐NBA球員的最後贏家。這種只見存活者,不見淘汰者的偏見,使我們高估成功機率。它造成很多人犧牲一切,追逐希望渺茫的目標。

  我們觀看職業運動時,經常會上存活偏誤的當。球場和電視螢幕上的職業運動員各個功成名就。即使比賽輸了,這些職業運動員仍過著多采多姿的生活,鈔票、名車、美女和豪宅一應俱全(MTV節目《名人巢》經常播出他們的起居)。這些運動員各個都是歷經激烈競爭的體壇贏家,中學前就已開始投入競賽,除了新聞和紀錄片,我們看不到和他們一樣刻苦耐勞,卻從未在運動場上賺到一毛錢的運動員。

  我們只看到那些在體壇上存活下來,贏得競爭的人,因此高估了成為職業運動員的容易程度。在《籃球夢》裡,從美國高中籃球校隊打進NBA的機率,估計是7,600分之1。這部紀錄片顯示,兩位年輕籃球員對於成功機會太過自信。要是他們根據真正的機率做決定,肯定會做出不同(且可能更好)的人生決定。

  除了職業運動,存活偏誤也存在人生很多領域。我們通常只看到政壇、模特兒行業、影劇界、娛樂界的勝利者。當我們基於對成功過度樂觀的估計做決定時,問題就來了。存活偏誤促使我們投資時間和金錢在看似誘人的前景上,但如果人們知道及理解真正的機率有多高,那些前景就不會令人興奮了。

  朋友傑小時候被存活偏誤給騙了。他看到每部電影最後都附註了一行「由完片保證公司提供完片擔保」的字幕。完片保證是種保險,萬一電影末拍成即予以賠償。傑計畫長大後成立自己的完片保證公司,因為他看過的每部電影顯然都已完成,所以提供這種保險似乎穩賺不賠。

  存活偏誤不利於「股票宜長期投資」的觀點,因為美國股票雖表現優異,但有很多股市表現惡劣。假設東德有位投資人將錢投資在股票,然後耐心等候,情況會有多糟呢?

  二次大戰後,共產黨佔領東德,這位東德投資人的錢全部付諸東流。對東德人來說,長期投資股票表示血本無歸。因此,你聽不到席格爾之流吹捧東德股票投資。

  美國股票是投資世界裡的麥可喬丹(Michael Jordan)。沒有一個精神正常的人會以自己可能成為下一個麥可喬丹為前提,決定要花多少時間練球。同樣的,沒有人應該完全基於美國股票歷史,決定該在股票上投資多少錢。

  因此。除了美國股市績效,也應該考慮投資其他市場的表現。上個世紀,世界各地主要市場的證券投資人都遭遇到一些大災難。俄國、中國和東歐大部分地區淪為共產國家,大部分或所有企業收歸國有。二次大戰期間,德國遭惡性通膨及戰爭破壞,同盟國同樣摧毀了日本。用某些標準來衡量,一個世紀前,阿根廷比法國富有,但此後便一百深陷嚴重的經濟泥潭。

  有人說,在像東德這樣的國家,股票表現拙劣無關緊要。理由大致如下:「在財產權不受尊重(或課以重稅)的地方,證券投資永遠是贏面極差的賭博。共產國家的市場,不論任何種類,本質上必然是虛構的 政府妝點門面用的。」

  那麼把東德包括在內公平嗎?答案要看你分析的時期。沒有一個精神正常的投資人會往蘇聯佔領東德之後想擁有東德資產。但1802年的投資人不可能料到世界將有一部分赤化(馬克斯出生於IS18年),遑論共產世界將有一部分叫做東德。所以,最後變成東德的那個世界,應列入以1802年為起點(席格爾採用的美國資料起點)的股票報酬分析,以避免犯了存活偏誤的謬誤。

  值得玩味的是,你不必大老遠跑到共產國家,僅看美國一地,不看其他國家,就是某種形式的存活偏誤。在《樂觀主義者的勝利:l01年全球投資報酬》(In Triumph of the Optim:101Years of Global Ivestment Returns)一書中,作者迪生(EiroyDimson)'馬旭(Paul Marsh)及史丹頓(Mike Staunton)舉證說明,大部分的股市報酬分析都過度樂觀。三位作者表示,大部分研究忽視股票表現極差的地方或時期。他們調查16個主要國家(美國和包括英國在內的15國),發現「標準分析給了投資人誤導印象,以為股票長期績效很好。」

  存活偏誤的論點也經過學術論文的嚴格檢驗。結果顯示,一般人認為美國股票的表現優越,有部份(但升全部)原因是存活偏誤造成。美國股票過去的表現既是運氣也是本事。若期待美國股票的前途和過去一樣光明,未免太過天真。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jesse0606 的頭像
jesse0606

奇正

jesse0606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